纸儿萱

高考完回归!请谨慎关注!
挖的坑一定会填,哪怕没人看都会自己给自己写完!
喜欢聊天喜欢回复评论!
只要不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复的话都会回复的!
主食:all出
all泽
all新
all遥
all27
总之就是all主角党
雷点:爆⚠右
轰⚠右
性转(这个抵触不大)
总之看到了一般就无视绕过去了,绝不会引战请放心,所以也不要自动踩雷或引战哦!我是不会吵架的0.0
很少点推荐,毫不吝啬点喜欢!对于真爱会有狂轰滥炸的评论!
从各种太太那里都可能看到我的小心心~
自从开始写文就没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看文了。。。如果发现某萱突然间有一天不在你的主页里反复横跳了请不要误会!我不是不喜欢你了而是实在挤不出时间了(இωஇ )
就酱,希望小天使们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哦对最后,欢迎扩列!请来私信找我!

又到了快乐产脑洞的时间

【死出胜/胜出死】


☞题目待定


☞黑久(没错,就是我流黑久,更偏向于灰久的那种)


☞cp只有死出和胜出


☞与两人都发生过xing关系


☞年操:死25×久19×胜25


☞下面放设定


————分割线————


5年前的一场敌人逃走事件,绿谷夫妇和年仅14的久被敌人抓去当了人质,当时执行捕捉任务的英雄中有刚成为No.1英雄的【爆心地】。


敌人的个性是单纯的火,他曾犯下虐杀多个幼童的罪行,在被运压的过程中逃走,抓住了路过的绿谷一家。


敌人被爆豪逼上了绝路,决定自杀,而且要带着绿谷一家子一起死。14岁的小久在父母保护他的手臂的缝隙中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用自己的个性点燃了自己,然后在痛苦的嘶吼中倒下,火点燃了周围的物品,他们所处的大楼燃气了大火。


等爆豪赶来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绿谷夫妇为了保护绿谷引火上身被活活烧死了,爆豪在角落找到瑟瑟发抖正在哭泣的绿谷,用被单把他裹起来后抱出了火场。


最后,在这次营救活动中,绿谷的双亲死去了,爆豪在右臂的上臂处留下了一大片烧伤,绿谷的左手手背也被大火烧伤了。


爆豪来到医院找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然后5年后,绿谷以雄英首席毕业生的身份加入了【爆心地事务所】,爆豪一眼就认出了他。


但绿谷的出现绝对不是什么让人乐观的事情,他是作为卧底被死柄木派来的。


绿谷在那个事件后对英雄社会很失望,失落之余被死柄木捡回【敌联合】,死柄木给了他梦寐以求的个性(私设欧叔在和afo的决斗中与afo同归于尽,但其实在开打之前afo就把个性传给了继承者死柄木,afo留了下来,ofa却永远的消失了),应死柄木的命令小久在雄英就读了三年,成功进入了爆豪的事务所,阴差阳错的还开始了同居生活,卧底活动正式开始。


任务的目的是找出爆豪的弱点,然后杀了他。绿谷对爆豪的印象很差,因为就算他是救了自己的英雄,但同时也是让自己成为父母双亡的孤儿的元凶,毕竟敌人的发狂自杀很大程度上讲是爆豪对他的过度刺激导致的。


但在同居生活中绿谷对爆豪的看法渐渐有了变化,但现在回头是不可能的,会被自己的老大兼恋人(?)的死柄木抹杀的。


为了让爆豪相信自己,绿谷和他开始了交往,一开始是爆豪提出来了绿谷也就顺其自然了(弔哥快看,你的绿帽子又大又圆)。


绿谷成功把爆豪诱导到了敌联合埋伏的地方,却发现爆豪完全没有吃惊,原来爆豪早就发现他的身份了,但出于对5年前的事情的后悔及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绿谷的原因,爆豪甘愿被骗。


长时间的潜伏并没有让绿谷发现爆豪的弱点,殊不知其实爆豪的弱点其实是自己。爆豪再怎么说也是优秀的No.1英雄,不会就这么轻易被打死,绿谷也在最后关头阻止了快要得手的死柄木,放爆豪逃走了。


然后。。。下面的剧情如果以后决定要写的话再说吧,反正我也没想好😂


————分割线————


☞睡觉了,晚安!


意识流小段子(没啥内容,慎入)

我站在天台上


看着下方的池塘里飘着被你扔掉的笔记本


红白相间的鲤鱼兴奋得叨个不停


笨蛋,才不是什么饲饵呢。


高高的绿色栅栏耸立


我仰头看去


挺高的,但对一个决心要自杀的人不是什么令人困扰的高度


难以想象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跨过那层栅栏的


呜哇,真高。


我反手死死抓着栅栏,脚后跟贴着栅栏的底部,尽管如此还是有一节脚尖漏在空中


楼顶的视野真好。


我看到了橙红色的落日和远处被洒上金粉的山脉


还有......被夕阳拉长了的你的影子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走在最前面,后面的两个人也心甘情愿的跟着,不管不顾的聊着在学校的趣事,时不时向你搭话


你怎么总是这么冷淡呢?


你刻意弯着弧度的背凸显了你桀骜不驯的性格,你的一言一行总是刺激着周围所有人的神经,但你依然是所有人的中心


你曾是我的太阳。


我闭上了眼,试图下定决心,但最终还是敌不过本心


至少最后在让我看你一眼,你不会生气吧?


但当我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想都没想到过的场景


你竟无视两个同学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刚才的教学楼,你死死的盯着那里,就像是要把那里盯出一个洞似的,你过于专注,以至于没有看到处于视野正上方的我的身影


我的心脏擅自加快了脚步


任何成语都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我以最快的速度翻过了栅栏跑向屋顶的铁门,决定从刚才的池塘里把我的本子拿回来


我在那眼神中找到了希望


“我知道了!小胜!我还可以继续追逐你对吧?你不会嫌我烦的对吧?我会加油的!成为英雄,总有一天我会赶上你的!”


【胜出】后悔药

☞短打,相信我,真的是糖


☞最近情绪不稳定,文风有变


————分割线————


【你看得到他的尸体吗?】


爆豪站在一台老旧的放映机后,听着从大厅里传来的声音,沙哑的音线有着无限的魔力吸引爆豪的注意力。荧幕上映着街道,被血染红的街道。


【不在这里,再仔细看看。】


视线慢慢的向前推移,爆豪刚才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也无法出声,他尝试着叫一个人的名字,却发现自己甚至没在呼吸。


画面在一个被钢筋堆砌的地方突然放大,映出了缝隙中看似生机勃勃的一模绿色。


【看到了吧,他已经死了,是被我杀死的。】


爆豪听着恶魔的低语,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炸烂他的头,让他脑浆飞溅,让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但他做不到,只能慢慢感受体温的脱离。


恶魔笑了。


【呵,后悔吗?】


后悔?后悔什么?


爆豪问那个敌人,也问自己。


【后悔当时没有赶到他身边,没有救他。后悔同意了他的战术,没有反驳。后悔在他死之前都抱着高高的自尊心不放,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


闭嘴!闭嘴你个混蛋!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哦,失去的人无法回来,没说出口的话他也不会再知道了。】


闭嘴!混蛋!操!闭嘴!


老子不会后悔!老子从来都不后悔!


【那你为什么要生气,你在生谁的气?生绿谷出久的气?生敌人的气?还是......】


闭嘴!闭嘴!


爆豪的愤怒不可抑制,直到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咚...咚...咚......


一个有规律的,让人安心的声音。


随后听到的是一个人的轻声呼唤。


“...胜...小胜......我说小胜你醒醒啊......”


爆豪猛得抬起头,把正躺在病床上的绿谷吓了一跳。


“小胜?!”


窗外的夕阳暖的恰到好处,橙橘色的暖光撒在绿谷的脸颊,为他苍白憔悴的脸带来一丝红晕。


“你做噩梦了吗?小胜你没...嗯?!”


爆豪快速的抱了上去,没有半点犹豫,没有半点修饰的开口。


“闭嘴废久。”


爆豪感受着绿谷微凉的体温,试图将自己的温度分给这个小可怜。


“你给老子听好,因为老子只说一遍。”


有一阵风躲过窗户的阻拦,从缝隙中溜了进来,吹动两人的发梢,却不觉得冷。


“我喜欢你。不许拒绝。”


“唔!”


爆豪没给绿谷半点拒绝的机会,把他所有的话语都吞到了自己的嘴里,半开的嘴唇方便了爆豪的侵入。吻着吻着,爆豪笑了。


呵,世上没有后悔药?老子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分割线————


☞虐到自己了,写个小甜饼安慰一下自己


☞还有这只大可爱—— @一只名叫洛奈的大曲子


【物出】复制不能

☞睡前小短刀


☞本来就圈冷我还发刀我罪该万死!


☞突然冒到脑子里的没什么逻辑


☞角色死亡,意难平,ooc,总之很刀,慎入!


☞没打底稿,文笔垃圾,大白话!没什么修辞和意境!


————分割线————


绿谷出久的个性无法复制。


这是物间和绿谷交往前就知道的事情。


物间总是对A班的人们冷嘲热讽,这个习惯在他和绿谷交往之后也没有任何改观,甚至延续到了他们走出了校门,各自开始各自的英雄人生。


物间很喜欢与绿谷身体接触,不管是哪个地方。能碰的他都碰了,不能碰的...在没有收到爱的拳拳的情况下也勉强碰了。但每次碰完之后物间都会失望的说一句:“阿拉阿拉,果然还是复制不了啊~”然后狠狠地揉绿谷的头发,揉得对方脸红着说别玩儿了才罢手,还附带一句标配的讽刺“不愧是我的老婆!个性都这么优秀~”


绿谷对物间这种行为很是困扰,但同时也有点开心,因为没有谁会讨厌自己的恋人喜欢和自己身体接触吧?但除了这些情绪以外,他也有些隐隐的担心,害怕哪天自己的个性会伤害到物间,他可不想让物间体验粉碎性骨折的感受。


为了总有一天能复制自己恋人的个性,物间决定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


为了不让那一天到来,绿谷决定更加努力的锻炼自己。


然后那一天来了。


物间随手复制了身边爆豪的个性,乘着爆炸的反冲飞到天空急切的找寻那抹绿色,然后他成功的在废墟的缝隙里看到了他。


物间缩小的瞳孔显示出他的焦急与恐惧,他快速挪走那些碍人事的石块,轻轻地托起了绿谷的上半身,然后,他看到了令他绝望的一幕。


绿谷的双腿被钢筋和石块压断,在接近大腿根部的地方彻底与身体分离,物间失语了,仿佛灵魂也像绿谷的双腿一样被抽去,消逝。


“物间君......”


绿谷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了物间不知所措的表情。物间的嘴张张合合,曾在学院学到的所有应急措施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顺着绿谷抬起的手臂,物间看到了刚才被掩藏起来的侧腹的伤口,鲜红的肉外翻着,甚至可以在肉的缝隙中看到森森白骨。断裂的肋骨似乎是插进了肺里,绿谷说话十分困难。


“对不起...对不起......”


绿谷微颤的指尖碰到了物间的脸颊,物间大梦初醒一般瞬间回了神。


“出...出久......你等等!我马上带你去......”


物间小心翼翼的抱起绿谷,却还是扯到了他的伤口,绿谷顾不上喊痛,第一时间叫住了物间。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已经来不及了这点事情绿谷是知道的。


“等等...我有...事情想拜托你......”


物间轻轻放下绿谷,他强忍着开口的欲望,害怕自己的话成为绿谷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物间撕烂了自己的衣服为绿谷做应急止血。


“物间君...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所以...不希望你咳咳......不希望...你受伤......”


笨蛋!白痴!我也一样啊!我也一样啊!


“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永远不要用它...直到...下一个可以驾驭它的人出现......”


物间所有疑问的音符都被绿谷的吻推了回去,绿谷努力用软舌打开物间紧咬着的牙齿,想是要将所有的情感都送给他一样加深着这个吻。铁锈味不可抑制的涌了进来,兴许是因为这呛鼻的味道,物间流了泪。


一吻结束,绿谷笑了笑,张嘴试图说出最后的话,可意识先一步离开,带走了绿谷最后的微笑。手臂无力的垂下,物间感觉自己的血液在倒流,怀抱着恋人的尸体,物间对这种力量的涌进感到不知所措。


直到最后,他也没能对绿谷说出一句话。


“笨蛋...不愧是...我的老婆,连一点吻技都没有...真是一点都不浪漫......还把重要的个性扔给我...自己先走了......真是自大,真是自大......”


物间紧抱着恋人的尸体,可不管再怎么紧拥,绿谷的温度都回不来了。


“笨蛋!白痴!我才不想要这种个性!我根本不想要你的个性!不愧是曾A班的人啊!处事方式都这么让人讨厌!留下我一个人先走了你让我怎么办啊!还给这这么一个麻烦的任务!你到底还是绿谷出久啊!为什么你是这样的家伙啊!”


物间的声音掺着浓重的鼻音,


“为什么我会喜欢你这种家伙啊......”


物间的哭喊声引来了附近正在搜索的英雄,他们在短暂的震惊后,沉默着都低下了头。此刻,只有物间一个人是仰着头的,他仰着头看碧蓝的天空中的硝烟,看朵朵白云旁的黑团与火星。


“我...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你的个性啊......这不是离你更远了吗...笨蛋老婆。”


————分割线————


☞虐完就跑,真爽!


☞别打我!我就睡前浪一下╮( •́ω•̀ )╭


☞希望寒假快点来!希望我的电脑快点来!我想写救赎!


濑吕说:


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


但是每一句“草泥马”都能换来一句“草泥马”


绿谷出久信了


上鸣电气没信


并且他很快就用身体证实了这句话的错误性


因为爆豪在他说出“妈”那个字之前就已经把他炸进墙里了


上鸣电气,卒,享年16岁


一朋友说:


所以一个α是有多宠自己的Ω才会让他咬自己的后颈?


神啊


请你在关掉我家窗户之后


把门也带上吧


就算不通风


我也


冷啊


今天鸽了大曲子我实名道歉!!!

天太冷我的手机电池冻飞了0.0

据最后一个用我手机的那位男同学描述

“我跟你讲你手机真是太tm的牛b了!我tm在卫生间里刚掏出来查成绩你的电就从70%多chualala(我也不知道这啥形容词)的掉到了2%?!讲真你这手机该换了吧?!要不我友情给你赞助一个电池(这句四川口音)?诶亚麻啊你手机吓得我本乡儿话都粗来了!”

嗯,大概就是这样很迷的对话。。。

@一只名叫洛奈的大曲子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天冷很危险,用机请谨慎。

可以的话请给它温暖,比如贴在暖气上看之类的。

事实证明开打赏真的可以解决限流0.0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黑人问号)


请千万不要给我打赏哦!


请给我打电话!(凑不要脸的我)


lof又开始不提醒了吗?


看个喜欢的消息都要刷新(இωஇ )